礦場關閉後,隧道入口、輔助結構、辦公樓等大部分結構都沒有被清拆。有些建築被棄置,但有些卻被修復,重新利用作其他用途。此外,礦場周邊有不少聚落,儘管社區已隨著礦場關閉而漸漸萎縮,聚落內仍有不少具標誌性的建築,見證馬鞍山鐵礦場的興衰。

礦業相關遺產

1

露天採礦場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06

在1906年至1959間,礦藏以露天開採的方式挖掘。天採礦場由多層挖掘平台組成,從東南至西北延伸 。在1956年,露天採礦場已有七至八層已開採的台階。開採時採出的廢石則堆積在南北兩面的廢礦堆。

1/2

3

地下採礦設施

位置

狀態

碼頭區、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53

馬鞍山鐵礦的地下採礦於 1953 年開始,採礦方式為層段回採法。礦體從垂直方向劃分為多個層段,再在同一個層段以水平方向將礦體劃分為多個立方體,由上而下進行開採。 馬鞍山鐵礦的隧道主要分為三個主要的層段﹕第一段為海拔 240 米至 192 米,第二段為 192 米至 152 米,及第三段為 152 米至 110 米。每一個主要層段再劃分為多個回採工作面,高度大約為七至八米 。 在主層段和次層段之間會開設通道,原礦經由溜槽運送至較低的層段,直至到達位於 110 米的運礦隧道。原礦由電子動力火車從隧道運送至選礦廠進行提煉,在提高鐵礦純度之後出口日本。

1/2

5

選礦廠

位置

狀態

碼頭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54

選礦廠包括碎礦部、磨礦部、選礦部及附屬的辦公室、礦粉堆的水泥結構、運輸軌道的架空結構及儲水池。這些遺跡現今全部棄置。選礦廠是馬鞍山礦場最重要的技術革新之一。選礦廠建立以後,鐵礦的數量和純度都提升了不少,馬鞍山鐵礦場的發展亦因此達至高峰。即使選礦廠在礦場關閉後遭受破壞,剩餘的殘骸仍可顯示馬鞍山鐵礦場在其黃金時代引入的選礦技術十分先進 。這是日本和香港在 1950 年代合資開礦的良好示範 並向一般民眾展現香港礦業的輝煌過去。

1/2

7

礦場附屬建築物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50-1960

地下採礦活動通常包含很多輔助建築,包括通風、電源、泵水、維修、照明、通訊等用途。這些建築對開採鐵礦來說是不可或缺,該被視為組成工業遺產的一部分。

1/4

9

技工宿舍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

在機器房的旁邊,有一幢水泥建成,兩層高的平頂建築,是採礦公司為技術人員建立的宿舍。建築物東面有一條外露的樓梯可以通往一樓。外牆由磚塊砌成,並舖上灰色水泥泥漿。地下和一樓均設有窗戶,窗戶上方設有水泥造的橫石,向前方突出成為遮蓋或罩蓋。房間內部設有髹漆的水泥牆壁和天花。

1/1

11

飯堂及糧倉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1949

這幢建築物由三幢排成一列的單層式平房組成,外牆由磚塊或石塊砌成。一連串窗戶以固定的間隔安裝,並設有混礙土遮簷用作擋雨,容許前庭通風。石造門墩可見於設有欄柵的入口兩側。門口位於建築物的西南方,面向一個舖設了地磚的庭院。這幢建築物有可能是少數遺留下來的礦工工棚 ,裡面放有碌架床,供同屬一個工隊的礦工使用。 另有一個說法指這幢建築物是飯堂及糧倉,大公洋行在此處為礦工提供免費膳食。

1/1

2

海拔240米礦洞入口外牆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53

海拔 240 米的礦洞外牆擁有長方形的水泥結構,設有兩個圓形開口用以設置通風設備。在日鐵礦業派遣的地質學家及礦業工程師的協助下,原本的露天採礦慢慢轉變為地下採礦,鐵礦的生產量大幅提升。礦洞是為了進行地下採礦而挖掘的第一批隧道之一。即使礦洞內的機械器材在礦場關閉後已全部移走,礦洞入口的外牆架構仍保持完整,標誌著昔日採礦工業的輝煌 。此遺跡證明該時期採礦技術有著顯著進步,因此對馬鞍山的採礦歷史來說至為重要 。

1/1

4

海拔 110 米礦洞外牆及附屬建築

位置

狀態

碼頭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63

海拔 110 米礦洞入口的外牆竣工於一九六三年,該入口建於山邊一個凹陷處,兩邊各有一堵向前方延伸、大約四米高的瓦礫磚牆,磚牆以仿造的接連線模仿混凝土塊砌圬工 (ashlar masonry)。入口為一個以混凝土磚砌成的拱形牆垣,並以仿造的接連線描繪拱石。礦洞入口昔日離海岸只有二百米,非常接近選礦廠 ,因此使採礦工序變得簡單,省卻不少運輸時間,繼而減省運輸成本和提高生產效率。

1/2

6

選礦二廠

位置

狀態

馬鞍橋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60

選礦二廠在 1960 年建於馬鞍橋區,座落在露天採礦場和選礦廠之間。隨著海拔 240 米和 280 米礦洞內的礦藏逐漸耗盡,大公洋行發現在露天開採期間棄置的廢礦 (含鐵量在 50% 以下) 在經過精煉之後,仍然有經濟價值。因此,大公洋行決定建造第二座選礦廠精煉含鐵量低於 10% 的廢礦。在送往碼頭區的選礦廠進行最後加工之前,原礦將會經歷打碎、篩選和乾選的過程。選礦二廠的建立代表著採礦技術的進步,廢礦堆中剩餘的鐵質得以提煉出來,增加 1960 年代的鐵礦產量。

1/1

8

大公洋行分部辦公室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1950s

為了監督礦山及開採設施的運作,大公洋行在一九五零年代,分別在碼頭區和山頂區設立了兩間辦公室。位於沙田海海邊的主辦公室已因碼頭區重新發展而被拆卸,因此山頂區的分部辦公室、機器房及技工宿舍是唯一可以窺見昔日礦場如何運作的建築群。由於建築物上了鎖,因此很難得知其時的辦公室如何運作。

1/1

10

診所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1951

採礦是一項高危工作,由於馬鞍山並未設有醫院處理由採礦意外造成的緊急醫療事故,大公洋行在一九五一年設立了兩間診所,一間在碼頭區,一間在山頂區。他們聘請註冊醫生在診所看診。雖然醫生只能使用落後的設備處理小病小痛,但是礦工和他們的家眷可以享受診所提供的醫療服務。 礦場關閉之後,即使非員工成員的數目持續上升,診所仍然為礦村的社群提供醫療服務。

1/2

社區相關遺產

12

平安橋的牌匾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牌匾

建設年份

1964

平安橋連接採礦地區和住宅區,最初由蓋上木板的鐵軌組成。1964 年,大公洋行出資重建平安橋,並由礦場秘書兼人事科科長余嘉華先生題字,取名「平安橋」。平安橋的建造提升了當地居民的生活水平,而大公洋行的義舉也展現了當時馬鞍山上很常見的互助精神 。

1/2

14

聖若瑟教堂建築群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54

跟其他建築比起來,馬鞍山礦場的宗教建築群在歷史和建築學上均有著非比尋常的意義。在歷史層面,聖若瑟小堂的建立見證了國共內戰後天主教在香港的積極宗教活動。國共內戰結束後,中國禁止外國傳教士在當地傳教,傳教士轉而南下至香港,在新界成立多間聖堂或教堂以傳揚福音,而馬鞍山的聖若瑟小堂便是其中之一 。儘管整個教堂建築群沒有華麗的裝飾,實用的建築物設計和恰到好處的裝飾在在顯示了他們如何運用本地資源去修建這幢建築。在香港這種建築風格非常罕有 。

1/8

16

信義會恩光堂建築群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鞍山探索館

建設年份

1952

恩光堂的建立見證了基督教在一九五零年代的傳教歷史。國共內戰之後,基督教傳教士被迫離開中國內地,轉而到別的地方去傳教。那段時期,美國信義會教會在豫中的差會被指派前往馬鞍山,促進了基督教在香港的發展。基督教信義會和天主教方濟會這兩個宗教組織在社區發展中發揮了關鍵作用。 他們提供了社會、教育和醫療援助,和心靈上的支持。教堂亦為鄰里提供主要聚會場所。作為基督教香港信義會修復計劃的一部分,建築群中的三間舊建築已重新修復完畢,自二零一五年開始轉變為以宣揚馬鞍山鐵礦歷史及生態旅遊為主的營地。

1/5

18

馬鞍山村老人會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聚會場所

建設年份

1980s

礦場結束後,聖若瑟小學校的張渤老師建立老人會,為因礦場結業而失業、又不願離開馬鞍山的年老礦工提供各種援助。在馬鞍山村居民的要求下,老人會在1986年成立了一個糧油站,為他們提供米飯和火水等日常用品。當時的糧油站現在成為了老人會的聚會場所。

1/2

13

前民居及士多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

礦工家庭生活艱苦,當家中的男性出去開礦時,家中的女性和小孩不是在田裡工作,便是開設一間小店做生意。在馬鞍山,在屋子裡開設小舖頭或食店以幫補家計是很常見的一件事。這幢前士多是展示本地經濟圈如何建立的一個好例子。

1/2

15

人行橋

位置

狀態

山頂區

棄置

建設年份

1963

聖若瑟小學校的學生曾經使用這條人行橋上學。由於橋下的山澗在雨天會泛濫,人行橋的興建為當地居民提供了一個安全到達教堂的方法。

1/2

17

信義新村

位置

狀態

碼頭區

私人住宅

建設年份

1961

馬鞍山資源缺乏,房屋材料主要是碎石、木板和鐵皮 ,因此在惡劣天氣之下,很容易受到破壞。有見及此,於一九六零年代建成的信義新村便用於安置在暴風雨中失去家所的基督徒礦工家庭。

1/1

此項目由保育歷史建築基金資助

This project is funded by the Built Heritage Conservation Fund

©2020 by Institute of Future Cities,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